东吴证券(601555.CN)

前三季净利暴跌97%欲聚焦主业 延安必康分拆子公司未成变股权转让

时间:20-11-11 08:33    来源:金融界

今年因为疫情的缘故,不少医药企业都迎来很好的发展前景。可延安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延安必康”,002411.SZ)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收到关注函、监管函、行政处罚,这究竟为何?

日前,延安必康发布了今年三季报,公司的营业收入下滑21.5%、净利润下跌97%。不仅如此,公司的董秘、证券代表纷纷离职,董监高也被处罚。

还有就是,在分拆上市热潮之下,延安必康也没闲着,准备将其子公司九九久科技进行分拆上市。可谁曾想,由于延安必康被立案调查,分拆上市也没了着落。紧随其后,公司又发公告称,拟逾26亿元转让九九久科技87.24%股权。剥离完成后,延安必康主业进一步聚焦医药行业。可如此后,真能扭转公司当前的困局?就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联系延安必康,但并未得到任何回复。

前三季度净利润暴跌九成

2020年对于延安必康来说,的确是“流年不利”,糟心事一桩接着一桩地发生,业绩自然也不会顺心。

日前,延安必康公布三季报成绩单”。数据显示,公司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51.39亿元,同比下降21.5%;而归母净利润为1276.84万元,同比下降97%;扣非归母净利润为6162.34万元,同比下降81.44%。

具体来看,就延安必康第三季度来看,其营业收入约16.3亿元,同比下降30.61%;对应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2291.4万元,同比下降118.44%。

值得一提的是,延安必康自2017年上市以来,其业绩就处于增长疲软的状态。具体来看, 2017年-2019年,其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62亿元、3.06亿元和2.46亿元,同比下滑14.81%、下滑59.82%和下滑19.89%。

就业绩下滑的原因,延安必康表示,公司医药生产板块受到国家医药行业相关政策影响导致收入较同期有所下降,利润同比有所下降;公司医药商业板块润祥医药和百川医药,销售收入同比有所增长,已完成承诺业绩,但利润贡献较低,综上原因公司医药板块利润较同期有所降低。

业绩承压,延安必康想要更名,据公司的表述,更名后能够更好地体现公司的业务。此前,公司发布公告称,于2020年10月28日召开第五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及第五届监事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拟变更公司名称及证券简称的议案》。延安必康拟将证券简称变更为必康制药。

分拆上市“变股权转让”

11月3日晚间,延安必康对外披露,公司已与相关各方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拟向深圳新宙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宙邦”)、九九久科技法定代表人周新基合计转让九九久科技87.24%股权,转让款合计26.17亿元。

延安必康称,通过本次交易,公司拟进一步完善和调整公司产业和投资结构,更好的发展公司的医药主业。

九九久科技成立于2016年3月,目前的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新材料及药物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六氟磷酸锂、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三氯吡啶醇钠等。在延安必康借壳九九久上市之时,保留了原上市公司的资产。2017年,原首发上市主体经营业务相关的资产、负债、业务资源等整体划转至全资子公司九九久科技。

数据显示,九九久科技2019年的营业收入约14.93亿元,净利润约1.09亿元。交易完成后,延安必康将不再持有九九久科技的股权,九九久科技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在此次转让股权之前,早在今年3月下旬,延安必康就计划分拆九九久科技至深交所上市,但随后就遭到深交所的问询,要求其就上市公司是否存在上市主体重复上市、相关决策是否谨慎合理等情况进行说明。与此同时,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延安必康还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

无奈之下,延安必康就只能暂缓分拆上市审报,从而选择转让股权。

东吴证券(601555)曾朵红称,九九久为行业内老牌六氟厂商,产品品质和成本优势领先,是新宙邦重要的六氟供应商,双方有长期合作基础,此次收购协同效应显著。九九久的六氟磷酸锂年产能5000吨,能满足4万吨电解液产能自用。预计此次收购九九久基本满足新宙邦未来两年50%~70%的六氟自用需求。

轻装上阵能否扭转当前困局

延安必康于2010年上市,其主营业务包括医药工业板块、医药商业板块、新能源新材料板块及药物中间体(医药中间体、农药中间体)板块四大类。其中,医药工业和医药商业是公司的主营业务。

若此次能够顺利转让九九久科技股权,延安必康将剥离新能源新材料及药物中间体业务,聚焦医药工业和医药商业板块。

为此,延安必康表示,本次交易将有助于公司轻装上阵,集中精力发展公司医药主业,增强公司持续经营和健康发展的能力,符合公司整体发展战略的需要。同时有利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缓解公司流动性紧张,大幅降低公司负债,大幅减少财务费用,有利于公司加快解决债务问题,对公司财务状况产生积极影响。

可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今年前三季度,延安必康负债总额达到117.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3.83%。此外,公司的存货也高达9.99亿元。

另外,延安必康多项信披违规事项又有新进展。11月3日,公司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证监会陕西监管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因存在销售费用核算不规范、内部控制严重缺失等情况,陕西监管局责令延安必康改正,并对延安必康董事长谷晓嘉、财务负责人董文出具警示函。

此外,2019年,延安必康将以前年度计提的销售费用5345.71万元确认为当期营业收入的依据不充分,导致2019年度多记利润总额5345.71万元。

并且在今年10月,延安必康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延安必康及涉事人员给予警告处分,对延安必康及公司实控人李宗松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还有24名涉案人员被处以3万-30万元的罚款及警告处分。

既然延安必康想要聚焦医药业务,那么公司当前这一系列的情况,公司内部又是如何处置的?日后又该如何防范?能否靠转让股权来“翻盘”?《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